个人信息

苏士舰

性    别:

籍    贯:中国江苏

擅    长:传统山水

毕业院校:中国美术学院(结业)

职    称:一级美术师

师    承:黄公望丶清四王,美院教授(张捷丶王作均)

头    衔:海州区美协副主席

注册时间:2021-10-22

到期时间:永久

总访问量:

相关人物

艺术简历

      苏士舰(智悟居士),堂号仰泉堂,苏轼三十一世孙,本科学历  ,进修于中国美院山水画高研班。现省美协会员,市美协理事,海州区美协副主席,中国书画创作院连云港分院副院长,连云港市郁州书画院副院长,连云港市书法艺术研究会会员,市收藏家协会理事,市郁州诗社社员,市诗词楹联协会理事,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四川眉山市苏子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
      从小在苏州长大的他主攻南宗山水,作品笔墨清新秀雅,山水小幅尤其颇得清人王原祁、恽南田笔意。
      苏士舰善于对山水画的真情实感流露,醉心于传统的山水技法的学习,他师古而不泥古,追求其中心意境、章法、笔墨的统一,注重意境的处理。看他的画就如看到了他对大自然的真挚情感上的写照。“苏士舰的作品都能在画里找到自己情感的共鸣。”一位业内人称评价他:在作品里,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感觉,那些浅植于泥土的杂树丛丛,那土丘连着崇山峻岭、村舍错错落落,还有那南方特有的柔美、温润、山林的清静。在他的艺术世界里,充满他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一种“故乡何处最关心,屋外遥岑入望深”的情怀跃然纸上。尤其小品越来越趋于一种纯净、沉静,这不仅仅是画面所营造出的青山、翠谷、小溪的烟云之景,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名画家的笔墨越来越纯熟,而这也正折射了他的一种诉求,表达着一个现代人对传统的态度。

风入松·观苏士舰先生山水画有寄
      赵春女   市诗词楹联协会
      不知画里几回春。终岁如新。浮岚自在青山绕,有茅庐、松竹为邻。隔水依稀琴籁,梦中许是曾闻。笔端精妙墨无尘。至性弥珍。经年况味孤犹峻,旧来处、鹤迹梅痕。卓尔携筇踏月,等闲把酒看云。


浅谈学书法
      书法是我国的一门传统艺术,汉字书法既有实用价值,又有艺术欣赏价值。书画向来是并称的,汉字作为交流思想的工具,把字写得工整、美观,不仅能够更好地达到实用的目的,而且能够使人获得美的享受。
      由于个人爱好绘画关系。前些年来,笔者有幸接触不少书画界朋友及书画爱好者,也时常参观各类书画展览,聆听权威人士高论,观赏名人名家之作,从中受益匪浅。深深地体会到不管年幼老少初学书法都应从楷书入手。至于想选什么帖,应以自己喜欢的书家的风格而宜。如能打下良好的楷书基础,就能为以后的学习扎下良好的根基。
      我记得初次拿毛笔是三年级在学校的时候,老师给我们描红本进行描红。但那时对书法毫无兴趣,也不知其重要性,一见书法描红课头就晕,干脆应付一下。当时不但字没有练好时而还搞得双手沾满墨汁,脸上则更是涂满墨汁成了花鬼脸……。印象中正式拿毛笔是86年在单位做团支书时,当时单位有一块黑板报及七个玻璃橱窗的宣传画廊。这项宣传工作就落到我的身上了,那时拿毛笔写字正如拿枪一样沉重,由于没有书法基础只能硬着头皮朝上写去。当时员工中会写毛笔字的极少,也就由着我慢慢地自由书体的发挥了,那时对书法知识知之甚少,也没有请教老师如何临帖。当时就将精力放在实用性粉笔字书法上了,致使现在书法功底比较差。自学习绘画后越来越发觉书法与国画分不开的。
      练字首先要选好老师,我初学书法时候,有的老师叫我多临楷书,有的则叫我临隶书,甚至也有叫我就练行书,画画后题字够用就行了。经过这些年来对各种的书法学习,个人感觉无论临何种帖,最重要是先选好自己喜欢的帖。列·托尔斯泰有这么一句话“天才的十分之一是灵感,十分之九是血汗”。这说明成功者主要是辛勤劳动和苦学而来。近几年社会上兴起了书法热,许多青少年和老同志都在认真地学习祖国的传统书法和钻研书法艺术。有人问,你练了这段毛笔字是否有感受?我的感受就是在学习书法的同时,要首先学习他们的优良品质。大书法家王羲之在学习书法的时候,曾为练字刻苦到把一池的清水都变成墨水,最后终于写成了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这充分说明学习书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是需要长时间的积累方可成功。本人看到书法家们,写字时都那么从容淡定,可见他们在平时学习书法的同时,也升华了他们的自己的思想情操。我认为,凡是高水平的书法作品,都是集作者多方面艺术修养、融诸多文化精粹而构成的完美的艺术整体。不管是学习书法还是欣赏书法艺术,都需要夯实基本功,同时还得掌握好书法自身和与书法相关的各种知识,否则就无法理解中国书法艺术的真谛。
      近期喜临赵孟頫的行书《前后赤壁赋》等贴,被赵孟頫那用笔清秀苍劲,流畅随意,但又出规入矩的风格所吸引。深感“心正则笔正”的道理。我看到部分书法名人多年临池不辍,从不间断。书写出的字体那么秀气,十分羡慕。他们时刻潜移默化影响着我,要虚心的向他们学习,也决心坚持的学习下去。

                                                                                                                                                                                                                                                

苏士舰其人其画
      相识苏士舰,也有十多年了,我比较了解其人,他从小在江南常熟长大,十四岁才随父母部队转业来到新浦,多年来专心攻读国画、书法,对其传统的文化追求是可贵的。他潜心于中国传统技法不随波逐流,默默耕耘在这块艺术的田野里,闲暇遍游名山大川,书店常见其身影。以先贤倡导的“笔墨成象”为标准,喜临黄公望、清六家名人画作。以传统的笔法赢得同行的赞同和好评。
      苏士舰曾参加美院山水画学习,受名家王作均、周明亮等人精心指导。由于从小在南方长大,对南宗的山水十分偏爱,可能是那时生活环境造成的吧。喜欢舞文弄墨,喜欢收藏、历史、民俗文化研究。当年结婚新房的墙壁上就设计了星星月亮之类的图案,可以说是连云港地区当年墙绘艺术的先驱者之一。
      苏士舰擅长山水绘画,他的《江南水乡》、《烟雨人家》等作品,分别多次获得不同层次的奖项,深受大众的喜爱。他善于对山水的真情实感流露,先后赴四川、舟山、虞山、郭亮等地写生,醉心于传统的山水技法的学习,他师古而不泥古,追求其中心意境、章法、笔墨的统一,注重意境的处理。看他的画就如看到了他对大自然的真挚情感上的写照。其作品不但叫人可见、也所知。其功夫在画外,是日常提高艺术的修养的结晶。
      他的《浮岚晴翠》作品以江浙风光为主,表现画面清秀、空旷,工写得兼,传承了“文人画”的传统,即函雅有野逸,即凝重又清秀。给人以心灵上的愉悦,无限的遐想。从山水画中,也看到了苏士舰博学、善悟、达观、正直的一面。
      他理解“画外的修养”之道,在潜心创作之余,喜读书及书法的学习。还撰写数十篇书画等文章发表。以当代书画、理论大师梅墨生先生所说:“画味纯正,有气韵生动,是中国画路数,不是江湖市井之类野狐禅。”
                                                                                                                                                                                                                                志成 文

作品展示

荣誉展示

艺术资讯

      古人言“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当人们打开案上苏士舰的山水画册时,清新俊逸的“江南印象”就如流水般铺展开——那页页画卷展现了那醉人的景色,小舟与房屋,翠竹与山石,动与静的结合恰到好处,无不洋溢着春天的活力与妩媚。
      面前的苏士舰已过五旬,现为海州区美协副主席;中国书画创作院连云港分院副院长;连云港市郁州书画院副院长;省美协会员;市美协理事;市收藏协会理事;市民间文学家学会理事;市诗词楹联协会理事;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他主攻传统山水,作品笔墨清新秀雅,山水小幅尤其颇得清人王原祁、恽南田笔意,有仿古山水的雅致,洇润江南跃然纸上。在省、连云港刊物也发表多篇文章作品。
      “乡土江南”给了他灵感
      “生活闲暇时喜欢舞点文,弄点墨,还搞点书画收藏,对历史、民俗文化也有一定的研究。”苏士舰说,他学的是经济类专业,工作也是在中石化系统,但却始终与书画有着不解之缘。“我是22岁开始正式接触书画艺术的,说出来都不好意思,就为了在单位出好黑板报、画廊!”苏士舰忍俊不禁说,当年结婚时,他还为新房的墙壁设计了星星闪烁之类的图案,“有人因此戏称我是连云港地区当年墙绘艺术的倡导者之一呢!”
      有意思的是,苏士舰出生在苏北,却独独偏爱南宗山水画,这是为什么呢?原来,是因为他从小在江南常熟长大,到十四岁才来到连云港,对常熟虞山的山山水水有一定的印象和感情——常熟与尚湖相依,湖光山色,相映生辉,素有“十里青山半入城”的美称。正是儿时记忆中,同学家黑瓦白墙的老屋,虞山边的小楼,熟悉的虞山景色深深触动了他,使他坚定选择了风格纯正,笔墨高雅的元、清作品进行临摹。 
      苏士舰善于对山水的真情实感流露,醉心于传统的山水技法的学习,他师古而不泥古,追求其中心意境、章法、笔墨的统一,注重意境的处理。看他的画就如看到了他对大自然的真挚情感上的写照。“看到苏士舰的山水画,都能在画里找到自己情感的共鸣。”一位业内人称评价他:在作品里,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感觉,那些浅植于泥土的杂树丛丛,那土丘连着崇山峻岭、村舍错错落落,还有那南方特有的柔美、温润、山林的清静。在他的艺术世界里,充满他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一种“故乡何处最关心,屋外遥岑入望深”的情怀跃然纸上。
      笔墨当随时代
      山水画是一门内涵丰富、需投入诸多精力的艺术。苏士舰提出“既要多动笔,又要多观察,梳理画理技法”的心得。这样循序渐进才能轻车驾熟,掌握良好的绘画基础。除了珍藏的1000余本相关书籍,他还时常去书画展览馆转转,看看高人的画法。他还喜欢外出多写生,看一看真山真水。“连云港有山有水,风光秀丽,需要我们习画者不断深入到郊外去,在现实生活中涉取营养,紧跟‘笔墨当随时代’的现代画风。”
      他的山水画从古人画临摹入手,起初临元代黄公望水墨代表作《富春山居图》等画,随后多临摹清代“六家”、吴湖帆山水名家作品。“我最爱以“四王”王时敏、 王鉴 、王翚 、王原祁及吴历与恽寿平为代表的清朝正统派,并称为“清六家”。他们注重传统图式的整理和重构,讲究安祥雅静的笔墨技巧。”而“清六家”中,他较喜欢王石谷、恽寿平的山水画,原因是这他们的作品集宋元之大成,部分作品充满了当时社会的生活气息。
      他自己总结到,王翚(石谷)作品的长处是变化丰富,丘壑生动多姿,实景生动又活力,不足之处是线条过于纤细繁琐。由于其本人临习其作品较多,画出来的画显得拘谨小气等弊端,画界中多人指出之不足,要求用笔老辣、大胆与肯定,飘逸一点,画大画,走出围着小品转的阴影,再多临其他名家的作品,加以弥补存在的不足。“任何一名绘画艺术者及爱好者,都不愿意做一个墨守成规的模仿古人者。用石涛的画语‘借古以开今’,应有分析的学习古人的作品,取之众人之长,来提高画艺的互学和交流。”
“做一个隐逸之士”
      从苏士舰的近作中,可以看出,尤其小品越来越趋于一种纯净、沉静,这不仅仅是画面所营造出的青山、翠谷、小溪的烟云之景,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名画家的笔墨越来越纯熟,而这也正折射了他的一种诉求,表达着一个现代人对传统的态度。在营造云山、树木和瀑泉的时,有意或无意地融进了自己所向往、所渴求、所追寻的理想。
      他平时一直在从事绘画创作,认识到山水程式画的笔墨语言,通过临摹佳作可以掌握基础要领。但要走出临古的路口,去创作具有自己个性的作品,仍需到现实生活中去。他虽然去了川北、富春山、婺源、茅山、云台山几处写生,他痛感写生作品仍不太多。
      “我是个天资驾钝的笨人,那么,笨人学画下的是笨功夫,平时就需要多临摹一些,多请教一下,虚心一点。”他说,他绘画时似乎从未有过一挥而就产生妙境的感觉,即使有一两件意境轻松的空灵而洒脱的作品,也是时而经营至极反复推敲而得来的。他崇尚前人苦学的精神,只相信用线条一笔一笔从诚实的劳动而来,从不寄托希望于偶然。
      苏士舰性情比较低调,很少展示,亦不爱宣扬自己的画作;而他的那南派山水作品却常被江浙一带人喜爱。“我平时很少卖画,也很少送画给人家,只是偶尔因兴趣而来,时能画一幅送给亲朋们。”
      他经常提到著名画家梅墨生先生对他讲的一句话:"多坐冷板凳,十年后再出场"。他是这么听,也是这么做的——牢记"十年磨一剑"这句话的含义,坚持甘于寂寞,不急于追逐功利的心态 ,“做一个隐逸平和之士”。


个人相册

拍卖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