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雪峰

编辑 锁定
  唐雪峰,生于江西赣州,现居深圳,职业画家,诗人。

个人简介

唐雪峰,生于江西赣州,现居深圳,职业画家,诗人。
2018年结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进修班。
2019年作品《小提琴手》荣获法国巴黎国际艺术沙龙奖,在法国卢浮宫卡鲁赛尔厅展出。
2019年拍摄存档中国青年艺术创作者系列纪录片『艺术者』之《行走的小丑》。

参展获奖经历

2019年作品《小提琴手》荣获法国巴黎国际艺术沙龙奖(法国卢浮宫卡鲁赛尔厅)
2019年拍摄存档中国青年艺术创作者系列纪录片『艺术者』之《行走的小丑》
2019年作品《双城记》入选双城记—北京·深圳青年美术家作品联展(深圳罗湖美术馆  北京中国画美术馆)
2018年作品《寻找记忆》获“坪水相逢”全国美术获奖作品展优秀奖(坪山新区美术馆)
2018年参加23届秋季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
2018年作品《夜宴》《永失乐园》《寂.境》入选青年视界深圳青年美术家协会年展(坪山新区美术馆)
2018年作品《谢幕之前》参加猎质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全国巡展
2018年参加23届春季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
2017年参加深圳国际艺术博览会。
2017年作品《回家的弧线》入选第四届《左西右东》中美优秀艺术作品交流展。(陆家嘴上海中心)
2017年诗歌《倾斜的风》入选188艺术仓库《一诗一画一世界》艺术展。 
2016年作品《在别处》之一,之二参加艺术青岛--首届国际青年艺术季,景&境 中国当代青年油画作品展。(赞一美术馆) 
2016年作品《洛城日暮》入选“广东画家笔下的世界”邀请展。(广东省文联艺术馆) 
2016年作品《有乌鸦掠过的兰色房子》入选《左西右东》中美优秀艺术作品交流展。(酒泉博物馆) 
2015年作品《青春的背影》入选广州青年美术大展。(广州艺博院) 
2015年作品《北冥之鱼No.2》入选2015首届亚洲美术双年展。(香港中央图书馆)
2015年作品《假日消夏》入选  “第十一届深圳画家画深圳-身边的风景”(关山月美术馆) 
2015年作品《时光静默如谜》入选E京华雅昌艺术家联展。(北京时代美术馆)
2013年作品《河边小镇》入选广东省第十二届美术书法摄影联展。 
2012年作品《向晚》入选2012年广东青年美术大展。(广州艺博院)  

社会活动



广东省文化厅汪厅长以及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艺术总监彭文斌亲临画展现场指导

作品《寻找记忆》获"坪水相逢"全国美术作品展优秀奖

深圳广电龙岗新闻专题采访

"一山一水一座城  一诗一画一背影"个人作品展

2018年参加中国美术学院进修班


2019法国巴黎国际艺术沙龙展颁奖现场,作品《小提琴手》荣获沙龙奖




与法国国家美术家协会主席米歇尔•金在作品前亲切合影


2019年拍摄存档中国青年艺术创作者系列纪录片『艺术者』之《行走的小丑》




受邀参加中央电视视"溯源"栏目组的采访

雪峰画说

瘦小的人,更加难掩饰住自己的才气。雪峰就是这样。你再稍稍接触一下,或许还能觉出他的冷,人如其名,或许在他身上是最好的诠释。有才气,又冷,似乎这样才合乎艺术家的气质。但是你再深入接触他一下,你会发现,他是热的,不管是对人,还是对生活,都有着无限的热情。他表面的冷,只不过是裹着一层薄薄的人世外衣。他笔下的画,就有着这样的特质。
《谢幕之前》的小丑系列,充满喜感,诙谐、欢乐,但在城市或冷或热的色调中,我看到更多的是一种疲惫、无奈、辛酸、挣扎,但就那点挣扎,让我看到一种生活给予人的某种力量,正是那些星光,照亮前行的路。曾经看过一张他自己在马路上吃炸鸡的照片,极其普通的生活场景,他却在画中,把自己涂抹成了小丑的模样,红脸红鼻子红唇,拿着炸鸡,在浓妆的掩盖下,看不出悲喜。唯有身后灰色的建筑、凋黄的叶子、高擎于路边的电线杆,让我们感受到生活的实在。但手中的炸鸡,似乎含着一种隐喻,我们在这个人世所有的挣扎、奋斗与努力,最终归结于,一块炸鸡。这样的隐喻,似乎很搞笑,其实生活多艰,我们在这人世,最先要解决的,就是吃食。雪峰用他无声的画笔,用近乎调谑的搞笑方式,创作出底层生活的不易与坚韧。正如他在创作《谢幕之前》里所言,“在生活面前,我们都是小丑,用浓妆,浮夸的表情来掩饰强颜欢笑背后的悲伤,用坚强和韧性,努力不让滑稽的演出,变成哀伤的收场。” 在小丑系列里,我最先感受到的是冷,后来,我还是感受到了那种发乎于人性的热。这样的热,是带着悲悯心和人世温情的。只有带着悲悯心去体悟这个人世,我们才有可能在这种细微里,感受到温暖、感受到爱。
说到爱,在雪峰创作的《背影》系列画作里,则体现得淋漓尽致。当然,这种爱,并非指的是狭义上的爱,而是一种对美的无限热爱。他画笔下的背影,散着股特别唯美、特别纯真、特别怀旧的气息。这时候,他的画笔,似乎就带着一种淡淡的烟岚,浅涂深抹间, 一种淡淡的哀愁,渐渐随雾气洇染而开,慢慢,就延伸到了心底。这样的淡愁,是带着古典气息的。画面中,不管是草原荒漠、城市边沿、老了的故乡、城市新近的建筑、废弃的工厂,还是高远的天空,不管它们占据画布多少的空间,在女子袅娜的背影前,都只是一个陪衬。我们眼睛的焦点,始终是那个背影。背身而立的女子,我们同样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想象,此时是最好的表情。那个长发披肩,一袭素色长裙的女子,挎着一单肩包,静静地立在天台上,眺望着老旧的城隅,而天空,似乎有雨要落将下来。女子的端静,一下子让周围的喧嚣静了下来。“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这样的古典,带着一种淡淡的愁,慢慢就笼罩了过来。心在瞬间柔软,好想,走到画布的前端,看看那个永不回头的女子。《诗经》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应该就是这样的意境吧。有时候,女子会坐下来,风会把女子的秀发轻拂,她边上的花布包斜倾着,对面黄白的云团,在风中似将落下,而女子对面的老城,却一动不动。这让我想起曾经的一首老歌《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想象女孩就应该是像雨像云般的柔美。一种怀旧心绪,立马萦脑而上。而素雅的女孩,牵一匹白马,探窗而望,窗外碧云天还是寒烟翠,也只由观者心境造了。那个在《望乡》里扎着马尾巴的女孩,对着家乡的流水、桥梁、平旷的田野、低矮的屋宇,凝神而眺,不知多少乡心,被悄然唤起。而一公共电车自天桥下经过,一戴着帽子的高挑女孩低头穿过立着变电箱的街道。优雅的身姿,一低头的温柔,仿若在老电影里所见。雪峰抓住这街头所见,以《倾城》而名,心颤即此也。他画笔下的那些女子,虽不见其容,却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倾尽梨花般的美。让观者特别想一探究竟,看看这曼妙的背影里,藏着怎样的绝世姿容。这些丁香般的背影,创设出一种古典与迷离、浅喜与淡愁般的安然、宁静。隔着画布,我仿佛能听到她们从我身边渐然远去的足音。
这,实在令我生出些许的怅惘,正如雪峰所言:“你是浅藏于河中的水莲花,你留给我一个长长的背影,所有悲凉欢喜,和时光一起泛黄,渐至老去。”(唐小斌

词条标签:
唐雪峰,唐,雪峰,个人简介,唐雪峰,唐,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