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梁波

编辑 锁定
  怀化市第一届党代会代表、怀化市第一届青联委员、怀化地区作家协会常务理事、怀化地区记者协会常务理事、怀化地区民俗学会常务理事、怀化粟裕研究会副会长、会同县文联副主席
梁波,原名梁恩好,男,侗族,湖南会同人。出生于1963年最后一天。1984年怀化师专毕业后,在会同县做过文学专干、新闻干事、电视台台长、广播电视局局长等,现在湖南电广传媒股份公司工作。发表和出版的主要作品有:散文诗集《猎歌》,长篇纪实文学《蛊毒——千古之谜的解读》、《赶尸——不仅仅是传说》、《辰州符——神奇还是神化》、《品读高椅》,中篇小说《蛊女》、《奇兵破匪寨》等。
 
生平
会同县文化馆文学专干,首任会同县作家协会主席,怀化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共会同县委宣传部新闻干事,怀化市新闻学会常务理事,怀化市记者协会常务理事;会同县广播电视局副局长兼电视台台长,局长兼电视台台长,县文联副主席;张家界电广宽带网络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华丰达有线网络控股公司湖南分公司总经理助理;湖南有线电视网络集团高级投资经理,湖南有线沅陵网络公司董事长,湖南有线新晃网络公司董事长。
 
作品
1999年春风文艺出版社散文诗集《猎歌》,2005年作家出版社长篇纪实文学《蛊毒——千古之谜的解读》、2006年作家出版社《赶尸——不仅仅是传说》、2007年作家出版社《辰州符——神奇还是神化》、2016出版长篇文化纪实《品读高椅》,1990年《雪峰》杂志中篇小说《蛊女》、1991年《海口晚报》连载中篇小说《奇兵破匪寨》等。另有200余篇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纪实文学、文化论文等发表于报刊杂志,亦发表有通讯、特写、电视片等新闻作品。
评价
梁波在艺术上有自己的追求,他的散文诗形象新颖,思想丰富。处女作《奔腾的旋律》把音乐比作溪流,获奖作品《邮电楼风景》把报务员比作作曲家,都很生动。在《三月。春天》中,“三月是个小伙,春天是个姑娘,他们青梅竹马。”另人耳目一新。而在《北京日记》里,他以一连串跳跃的形象,描绘人们描绘多次的景点,独特而余味悠长。
散文诗怎么写。各有说法,各显神通,梁波以自己的《猎歌》参与了这个优雅的行列。他给自己的要求是雅俗共赏,我想,这一定会受到大家的喜爱。                         ——未央《猎歌序》
梁恩好或者梁波的一些散文诗终于成集《猎歌》出版了。他顾念同窗之谊,送来书稿,让我先睹为快。先翻翻题目,不禁莞尔,心想梁君还跑了些地方,什么北京、峨嵋之类都成了笔下篇什。待挨次读来,方知道他写的并不是惯见的闲适游记。他的夜色中的峨嵋,有景又似乎并不见景,而仿佛亦真亦幻地漂浮在月光里、雪山上、夜雾中、禅境深处。读这样的散文诗,感觉是在读诗。不是所有人都能把文章写成诗的。
我不能想象梁君这等大碗喝酒的湘西汉子,细腻起来竟心薄如蝉。当他听见女儿的第一声尖啼破空而至,那哭声震碎他的胸膜,且绕梁三日。而女儿书包中不知名的物件,会让他阅读不完,咀嚼不尽。
梁君的有些散文诗精短得超乎常规,却有情有致,极见智慧。“黑白两道在厮杀。双方的首领,手执羽扇,面对面端坐……待胜负已定,双方的首领伸手相握。那奇怪的笑容,死里逃生的棋子永远不会破译。”这哪里是在写围棋?我读之背生冷汗。
——王跃文《猎歌。跋》
《蛊毒》为何这样吸引我,一是题材的独特新颖。蛊毒、赶尸、辰州符是湘西的三大神秘文化,而蛊毒流传最广,要写的东西很多,人的天性就是好奇,只有奇才充满幻想,充满诱惑。伟人毛泽东都怕被蒙汗药放倒(当然带有玩笑之意),读者便更想知道“蒙汗药”到底是何物,危害之大,渊源历史,如何防治,以揭开这神秘而阴毒的面纱。
《蛊毒》可贵之处在于文学性和可读性,它涉及到古古今今、医学领域、人际关系、封建迷信、社会历史等诸多方面。要不成了资料的堆砌,要不晦涩难懂,要不散乱无章。梁波、李苑是写报告文学的高手,用第一人称把这些散乱无章的材料像珍线穿珠一样串连起来,成了一个完美的整体。作者把“报告”和“文学”紧紧结合起来,有人物有故事有对话有描写,象导游似地带领读者走进蛊毒的神秘世界,大大增强了作品的可读性和文学性。
读罢《蛊毒》,我十分赞赏作者的无私无畏和锲而不舍的精神。按说写这种题材,搞个中短篇可以,想弄个长篇太难。这里说的难写倒是其次,难就难于采访,为写好这本书,作者走遍了湘、桂、黔的高山峻岭,村村寨寨,还去了青藏高原、云贵边陲、四川大凉山等地,因为那里也流传蛊毒。作者在采访中既要防止有人在你饮茶喝酒时放蛊,又要想尽办法让放蛊人说出心中尘封已久的秘密,而这些,当事人是不愿意谈的,作者在采访中不知道挨了多少白眼,饿了多少肚子,磨破了多少嘴皮,功夫不负苦心人,他们终于成功了,笔者有感于此,情不自禁地写了以上文字向作者祝贺,向读者推荐。   ——谭士珍《一本新奇有趣的书——蛊毒读后》
《蛊毒》一书的可贵之处在于求实。从“尘封的故纸”到“不灭的灵感”,从“蛊毒百十种”到“神秘的渊源与传承”,从“难断的公案”到“以药攻药”,从“走进蛊毒区”到“大写的问号”,作者都是以文献为依据,以事实为依据,不妄下断言。尤其是“大写的问号”和“不是结果的结尾”,作者既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也给读者留下了思考的余地。
    《蛊毒》一书的精彩之处在于生动有趣,使人爱读。一部好书,在于拥有很多的读者,没有读者,再好的书也是枉然。也许两位作者都是写散文的高手,所以他们写出来的书不同于学究式的著作。他们善于将一个一个生动有趣的故事编在一起,就像将一粒一粒闪亮的珍珠串在一起做成精美的工艺品展示在读者的眼前。
    《蛊毒》的语言也别开生面,深入浅出,如作者写道:“说白了,蛊就是一种虫,一些边疆族人又爱又怕的虫。用虫以放蛊,就能麻醉人,使人的头脑都昏晕。蛊不是一只虫,而是很多的虫,如绵延千里的白蚁,如众人身上的病菌。虫多了能干大事,虫多了就不再是虫。就这样,蛊出没于历史的长河中,蛊漂流在想象与现实的迷雾里,亦有亦无,亦真亦假。” 这些文字,怎能不让读者赏心悦目、茅塞顿开呢?——邓敏文《蛊毒序》
   侗族诗人梁波的散文诗写得很美,他笔下的诗行极富画面感,如湘西侗寨里的有着暗绿色湿漉的山道,侗寨里的鼓楼,很滑的青石板路,如那条河岸水竹林边的古老的凉亭,以及那些忽闪忽现的落着白鹭的溪滩,那不贫瘠也不富绕的褐色的土地,构成一幅幅画面,结成一串串的歌谣。侗寨里那些童话故事,实际上写出的就是诗人敏感、脆弱、纤细而美好的往事。那是在追寻民族的灵魂,令人梦幻着那些荡气回肠的动人往事。这便是我读《猎歌》的感觉。<BR>八十年代初,诗人梁波开始涉猎 散文诗,在短短十几年内,先后出版了这部散文诗集,同时在各类报刊上发表了近千章散文诗作品。在缤纷灿烂的诗苑中,散文诗是一朵奇葩。我读诗人的《猎歌》。感受到那种心灵深处细腻的情感抒发,仿佛是用童心串接的水晶珠链。  -----盛     夏《追寻民族的灵魂—评梁波的诗集猎歌》
    
 
成就
主编、编辑《会同文艺》近十年;
作为编委,编辑出版了《民间故事集成。怀化卷》、《民间歌谣集成。怀化卷》、《民间谚语集成。怀化卷》;
创作
19
荣誉
1986年,省委宣传部、文化厅、文联嘉奖一次
1987年,散文《唢呐待客表盛情》获湖南省首届报纸副刊优秀作品一等奖。
1987年,湖南怀化行署记大功一次
1997年,湖南怀化市抗洪救灾优秀共产党员
1998年,湖南怀化市第一届党代会代表
2001年,湖南怀化市第一届青联委员。
 

词条标签:
作家,梁波,个人简介,梁波,原名,梁恩好,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