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刚

编辑 锁定
  中国美术家协会江西分会会员,江西萍乡中国画研究会研究员,萍乡市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画院王培东工作室画家,总参江河书画院特邀画家。
 邓刚(容之),1968年生于江西萍乡,毕业于北京画院王培东工作室。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江西分会会员,江西萍乡中国画研究会研究员,萍乡市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画院王培东工作室画家,总参江河书画院特邀画家。
作品多次参加由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画展,中国当代名家作品展,北京国际扇面展,全国第四届花鸟画展,江西第十三届美术作品展、江西第三届青年美术作品展获三等奖。作品曾在新加坡和香港,广州,深圳展出,并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海《文汇报》、《中国书画报》、《美术报》.《山西工人日报》等媒体发表作品或作专题介绍。出版专集《闲言碎语画中话》、《邓刚中国画作品集》。
打开邓刚画集,一股勃勃生气扑面而来。似乎能听到虫鸣鸟语的天籁之音,似乎能闻到鲜花满园的清香四溢。画家用奔放洒脱的笔墨,为观众开辟了一片艳丽的花鸟世界,正是“花光圈处动,苔色点来苍”,令人赏心悦目。
邓刚先生生长于江南钟灵毓秀之地,对活色生香的大自然有亲切的感悟,一花一叶,一草一木,都能引发他的诗情画意,所以,他偏重花鸟画,尤喜大写意。他十分用功,早年在工厂做工,业余时间全身心地投入绘画,几近痴迷。当年西风东渐,他的画面注重装饰之风,力求摆脱陈旧的传统格式,在国画中植入西方现代主义之平面构成、色彩构成因素,讲究形式感,创新意识较强,受到大家喜爱。他却不满足已取得的成果,怀着强烈的求知欲望,北上访学,进入久负盛名的北京画院王培东工作室学习。在那里得到良师的指导,加强了对传统的深入认识,后来的作品,走出了学习西方构成的圭臬,回归于传统了。
说到花鸟画的传统,历史上第一个高峰出现在五代,画院有黄荃,在野为徐熙,名重一时。郭若虚在《图画见闻志》中说“黄家富贵,徐熙野逸”,就是指黄荃用色不避厚重鲜艳,勾勒精准,创富丽堂皇工笔重彩之风,而徐熙却擅长表现闲花野草,水墨淡彩,没骨点厾,开写意画之先河。经过历史长河的洗礼,到明代出一奇才徐渭,乃思想家、文学家,他把对世事不平的愤慨,通通融入笔墨图画,画风雄肆、放逸、旷达,诗书画一体,痛快淋漓。他的影响直达清代扬州八怪、石涛八大、近代吴昌硕。吴昌硕是前无古人之创新家,他以深厚的金石书法修养入画,别开生面。加之国衰家难的曲折人生经历,积聚的郁勃之气,通过大写意花鸟画宣泄出来,实现了艺术上的超越。为传统文人画步入新时代,开一代新风。他作品中圆浑多变、潜质内郁、柔中有刚,大气磅礴的特色,正是民族振兴图强的精神反映,生命力旺,时代感强,至今受人喜爱。
邓刚的老师王培东,也应属于吴派传人。王培东之父王铸九,属京派名家,画风近乃师白石老人,泼辣恣肆。王培东既有家学渊源,又拜师王雪涛,雪涛上师王梦白,梦白上师吴昌硕,一脉相承也,是近代大写意花鸟之正宗。其中王雪涛影响最大,他潇洒灵动的笔致,鲜明艳丽的色彩,讲究主线、辅线、破线的独特构图,无不新意迭出,出类拔萃。邓刚北上求学,涵泳诸先师之优秀传统,能不顿悟?
诚然,写意花鸟画,前面高峰叠起,要走出一片新天地,确实难,要求画家人品、学问、才情,思想四要素俱佳。邓刚正是在前辈大师的影响下,努力修为的。他勤耕笔墨,博览诗书,广结善缘,向师友向社会学习,并施之于自己的作品。
写意花鸟,核心首先应是笔墨,无论渴墨取力,湿墨取润,积墨求厚,其秘诀应在“松”、“放”、“明”三字,以达墨分五色水墨氤氲之境。邓刚的画,笔墨干湿并用,横涂竖抹,松活,放得开,初具明快明丽之效果。奔放处不离法度,精微处兼顾气魄。
写意花鸟,第二要素应是章法。章法的变幻无穷,首先应来自对生活的观察,然后贯穿作者的审美观照。以“势”取胜,以势造气场。古人曰“文以气为主”,先声夺人,再抵达“气韵生动”之境。看邓刚的画,构图不拘一格,率性而为,重意不重形,洋溢一派清气、书卷气,这与他修习文学、诗词息息相关。时而造出一个热烈而繁华的世界,时而来点逸笔草草、以少胜多。
写意花鸟,第三要素应是用色。应时代之需要从纯水墨洇染中走出来,走向斑驳陆离的色彩世界。齐白石的民间纯色,吴昌硕的浑厚复色都各有所长。邓刚的画,既用纯色又用复色,一切按画面需要,按题材需要,艳而不俗,富于变化。你看他的“向日葵”,热烈的色彩,无论是没骨还是双勾,均充满勃勃生机,欣欣向荣,开前人未有之境。他的花鸟画,兼具北人的厚朴与南人的聪灵,爽利活跃,肆意飘忽,简约其形,灵活多变。与隐逸、荒疏、反叛、丑怪的失意文人花鸟画不同,是新时代的产物,充盈健康向上的时代精气神。
中国花鸟画,不是表面上的花花草草,它是有寓意的,它象征着人与自然——草木花卉,鸟兽虫鱼的审美关系,是“天人合一”哲学观的艺术再现,具有深刻的审美价值与社会意义。正如《宣和画谱》所云:“花之于牡丹、芍药,禽之于鸾凤、孔翠,必使之富贵;而松竹梅菊、鸥鹭雁骛,必见之幽闲;至于鹤立轩昂,鹰隼之击博,杨柳梧桐之扶疏风流,乔松古柏之岁寒磊落,展张于图绘,有以兴起人之意者,率能夺造化而移精神遐想,若登临览物之有得也”。总之,尺幅之中,天地无限。我们期待于邓刚的,也是创造出意匠精微学养深醇的现代花鸟画。
邓刚钟情于艺术,并不超然于世,他关爱自然,关爱人生,绿色环保意识也将成为他创作的主题。我们惊喜地看到他一批新的山水画作品,同样具备笔墨松活,构图饱满之特点,从浓墨重彩中体味到画家与自然同构的精神指向。
邓刚保持了对生活的热情,对自然世界的心灵寄托,对艺术的执着追求,随着审美情操的不断升华,他的中国画创作,一定会更上一个台阶,洋溢着诗性的明快,传播着时代的精神,达到更高的目标。

作品展示

 

 

词条标签:
邓刚,个人简介,邓刚,容之,1968年,生于,江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