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创意山水画

编辑 锁定
  王广然创立的中国画画法

艺术简介

 
       中国创意山水画是王广然先生创立的,以国画原料宣纸为载体,采用独创颜料、绘画技法和对大自然风景素材的提炼与深度加工,并与中国传统风水学理论体系中的科学论点及道家、释家、儒家经典思想有机的结合起来,创造的一种独具风格和视觉效果的山水画,即中国创意山水画。中国创意山水画以水为道、以墨为法、以色为器、以云为韵,将现实中的山水画赋予人的情怀和创作理念,强化于室内文化视觉和空间视觉,从而打造出适合房屋主人居住或办公的和谐环境,提升主人及家人运势,达到提高办事效率的目的。
 
画家王广然评介:
王广然,齐白石门下弟子,渊于齐派而别于齐派,自成一家而独具异途。其画作折中西,融古今,画风清逸,生动雅致,磅礴跌宕,气势非凡,达到了超然的境界。他开启了“白石门下广然派”,成为中国美术史上又一位开宗立派的人物。他的可贵之处在于不因循旧章,而是敢于独创。王家乃书画世家,四代研墨,受父亲王景春老先生及母亲屈凤鸣的影响,王广然和他的两个兄长、一个姐姐、一个妹妹从小就喜欢作画,并展示出极高的天赋,而且在绘画领域里各有所成。王广然的夫人李尊荣也是一位很有才华、很有影响力的画家,两位爱子王东峰、王东泽也是从小耳濡目染、钟情于书画艺术,长孙王鹏博更是两岁即提笔挥墨,展现出极高的艺术天赋。一家四代人共同致力于书画艺术的传承和创新,被广传为画坛佳话。
王广然先生博采众家之长,大胆用色和泼墨,厚重的用笔,巧妙的构思,手法新颖独到。他的山水画特别注重意境的打造,通过空间境界将儒、释、道经典思想和作者的禅心巧溶其中、通过光感及多角度透视的层层组合,打造出气势磅礴的中国风水禅意山水画,众观每幅画作,幅幅意境清新,诗意盎然,禅意隐现,涉笔成趣、画中有画、满纸云烟。“山无定姿之美,水无常形之态”,有力地冲击了传统山水画在构图、用笔和用色上的清规戒律,不但继承了前代优良传统与画风,还另辟蹊径创造出讲究风水、注重创意风格的中国创意山水画

创作背景
国画在世界美术领域中自成独特的体系,它是中国人情思中最为厚重的沉淀,是以山为德、以水为性的内在修为意识,是众多山水画演绎的中轴主线。从历代山水画中,我们可以集中体味出中国画的意境、格调、气韵和色调。众所周知,中国山水画按画法风格分为青绿、小青绿、金碧、浅绛、水墨、没骨等。其肇始于魏晋南北朝时期,独立于隋唐时期,五代、北宋日趋成熟。自唐而元,历经三度变法,时经800佘年,从顾恺之到董源,从黄公望到倪瓒,形成了以禅、道为立境,以诗义为喻示,以三远为空间,以皴擦为笔墨,以自然为观照,以心源为师法的一个完整的表述系统。这样历史的进程中,很多的山水画大家,其作品皆有“气韵生动、臻于化境”的美感。所谓“化”,意味着化客观为主观,为写景而状物,其表达方式贵在形简意赅,以有限的空间表现无限的想象。可以说,我国书画史上的任何一代大家无不以崭新的艺术形式卓立于画坛,这不仅突破前人也启迪着后人。   王广然作为当代著名画家,深受古今各派美术思想之影响,一方面努力挖掘民众生活中让山水画回到现实的表现方法,另一方面则将现代美术探索延伸到中国传统之中,在精研传统笔墨的同时施行现代山水精神境界的多层次转换。他从山水画描写的变化多端的气场中寻解规律,对这些经典的传世山水名作反复观摩研究,并结合自己多年发明创造的独具优势,进行了大量的创作与实践,使其印在脑里,熟融胸中,做到倾泻而出,任意挥洒,达到了“浅露造化秘”、“随心所欲不逾距”的自由境界。可以讲,至魏晋以降,中国山水画的远取其势、近取其质的核心认信已确立了逻辑起点,而空间视觉原则也得以逻辑的深化。对此,王广然先生反复钻研,从中深得传世作品“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精髓理念,在探索美的道路上,既尊重民族传统,又不迷信古人,而是把握艺术的自律性,在各自的领域里严谨以赴,异采纷呈,各擅其胜。对此,他作了有益的发掘和评述,探幽入微,体悟意蕴,使得画意诗情、笔墨技法皆可品读,且有求真化俗之功。他所创作的中国创意山水画佳作,淋漓尽致地体现了中国古代美学的博深精神,也展现了当代美学思潮的夺目光彩,既有深远的历史感,又有浓郁的现实感。

王广然先生的中国创意山水奇崛神秀,正是渲泄情感,标榜人格,借山水的无限形质去寻求艺术的多样化表现。他摸清了南齐谢赫品画的精髄,而又不囿于所谓“六法精论,万古不移”的固执。他善于取精华区糟粕,对于一般画论的或失之空泛、或失之太实的流弊,能见人所未见、发人所未发、巧人所未巧。他的艺术造诣和开拓精神,早已为国内外广泛瞩目,他的教学成就和美术著述颇多赞誉深受欢迎。
王广然先生的创意山水画创作,经历了几重境界的各种探索和创新,显示了中华伟大复兴时期的文化共融。这样优秀的艺术作品往往是在大时代、大变革中诞生的,它管窥了时代的剖面,是时代意识形态的反映。当今时代,中央提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凝聚“中国精神”的号召,诠释了文化在凝聚“中国精神”中的先导地位,而画家王广然的创意山水画恰在文化领域之中直接引导着人们的意识观念和精神状态,其作品彰显出“成教化、助人伦”的重要功能。这是艺术创作的基本准则,这也是艺术家的艺术使命所在。王广然的作品就是这样,代表文化引领,使国画这种精英文化从本体上转化为大众文化,具有强烈的接地气效应,凸显出中华伟大复兴进程中人民的诉求和时代风貌。

王广然常常自省并教诲门徒,要搞好创意山水画的实践与创新,首先须把社会责任感和艺术使命感放在首位,作品应该积极向上,以时代精神为核心,以传承和创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为主导,只有这样,艺术家对人类社会、对生活的个人立场,才会变成对真善美,对社会责任的高度思考,才能创作出高品质的艺术作品。
    很多绘画行业的专家学者评价王广然的每幅创意山水画作品皆是对物象的最佳取舍。章法结构,虚实关系,知白守黑的结构处理,均匠心独运,灵巧中有整体,大气中有精巧,是融合了书法、线描和阴影的自由手绘技巧。他这种新颖风格的设计不是为了写实,而是为了捕捉主题的精神。他写实与写意皆擅,写意作品苍浑清润,偏重写实的作品亦能感受到会境通神,蕴涵着笔墨意境,承载着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和对笔墨纸质等工具材料的精深解读。创意山水画,是以书法入画,用抽象的形式来表现事物形象,讲究神似,体现出至高的艺术水准,这正是王广然以他的艺术实践和理论修养,把握住这个历史的、时代的脉膊,奋然前行。这种汲古出新、浑融奇特的耕耘播种,令人感佩交并。

创意山水画的特点
创意山水画重达意抒情。表现意境为山水画构思的核心,其作品的深度、格调及气场能量的信息量超强。山水画的意境是从画有诗味、有诗境的角度来论述。它的设色是“随类赋彩”、“以色貌色”,即强调对象的固有颜色,又不平铺地描摹自然。他笔下不断为名山大川熔铸出的超凡意境,还在相当程度上体现于他对画面新颖构图、视角调度的发明创造上。相比于传统山水画家以笔墨个性、笔墨境界取胜。王广然所推动的山水画变革则更多地体现在画面视觉形式的追求上。这种视觉形式不唯点、线、面富有节奏的探索,而且体现在如何取景、如何选择视角、如何处理画面的张弛开阖关系上。王广然擅长通过超宽的画面将人们的视线拉到极限,全景式构图让他的画幅将大山大水尽收眼底;为使画面更加饱满,他往往截断峰峦与天空以给人无限遐思。画中有画构图的巧织,不仅创造了画面新颖的视觉感受,而且这本身就是思想意涵的交织、提炼与升华,他的创意山水画改变了传统重彩山水刻板的程式,把鲜活的西部高山峡谷纳入画中,其描写对象的雄伟壮阔赋予他的山水画罕见的博大气象。也因这种造物情怀,他的作品色彩的色域已超出常见山水画色相的范畴,其色相的丰富绚丽无疑已成为他画面主题意境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而在众多色相的协调之中,墨色成为平衡这些色彩的底色,从而形成了将水彩与墨彩相融混、各种颜色协调统一的创意山水画风貌。

在他的创意山水画作品中,王广然先生对造型和用墨艺术的应用进行了大胆的发挥。通过笔墨艺术的有效创新,实现了艺术造型元素的跨度融合。呈现出与众不同的艺术创作特点,使山水画作品充满了灵性,气场浓浓,同时也让欣赏者在欣赏画作的同时,能够跳出常见山水画作品的意境,融作者与观者思绪于一体,并结合自身的经历进行深入联想,提升艺术理解与鉴赏能力。

创意山水画呈现出了大气磅礴的气场,给人以极强的视觉冲击力。这些便为王广然先生成为中国山水画创作的集大成者,奠定了其在中国山水画领域的地位。他为世人描绘的不仅是祖国的自然山川,而且是承载了中华精神史诗的名胜江山、创意江山。从这个角度讲,他的画作都是“为祖国山河立传”的创意山水画,都是对我们这个现代社会民族崛起的精神映照。

创意山水画的意境
中国创意山水画的意境就是所绘境界以意为主,意造境生,营造“山性即我性,山情即我情”的境界,是超脱于烦琐与庸俗社会的心灵居所,创意山水画的境界,给人的是可观、可行、可游、可居的心灵场所、灵魂修行的静谧港湾,不论是北宗山水还是南宗山水,所表现的意境与功能无不如此,不同的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心灵居所。这种创作意境是创意山水画的灵魂,王广然便是通过创意山水画来抒情,将自己的思想感情融入其中,从而达到精神的高度与艺术的深度,加之儒、释、道经典思想的有效植入,其画作禅意浓烈,意境悠远。

王广然先生善于发明创造和作诗,其作画也必将发明的理念及诗意表现在作品笔墨构造的境界之中。他的创意山水画与诗意的融合交相辉映,极大地丰富了作品的表现力和创作理念。以诗为魂的创作,将画中的诗意之境成为笔墨的语言,成为中国画的独特风格和精神内涵。

王广然通过自己的画笔把中国的名山大川介绍给全世界,从造型艺术的角度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品德和胸怀的博大精深,用开拓和包容的精神融汇中西方文化,实现共同发展,和平共荣。美术界评价王广然的艺术成就,常说到这样一句话:“重新诠释了人与自然的关系”。此话粗听难懂,细品则意义非凡。王广然先生充分发挥了中国画的包容精神,将临摹与写生、丘壑与笔量、 政治与艺术、中法与西法、世俗性与超越性等融会贯通并提炼出自己需要的内容,赋予山水画以新的感性魅力和生命活力。在王广然先生的笔下,山水画不再是世外桃源和避世的象征,而是人的生活环境与现代生存理想和情操的比兴、寄托之物。正基于此,他的作品才能在全球美术界凸显光彩,立足生根,才能受到众多国内外藏家的厚爱。

创意山水画的笔墨技法
在我国山水画创作历史中,有很多笔墨运用的集大成者,但是在创作中,很多山水画家固守传统的笔墨运用模式,整体画作颇为传统,缺少了中国山水应有的灵性与生机。

在中国山水画中,笔墨形式往往成为艺术作品意蕴生动与否的关键。所谓气韵生动就是以笔墨形式达到对自我的超越,在出神入化的空灵世界中达到人与自然的融合。在唐宋以前的山水画中,笔墨主要是表现物象的工具,是为表现物象服务的,通过描绘的物象来表达画家情感与物象相结合产生的意境。而元代一降,更加强调笔墨情趣。山水画大师黄宾虹先生曾说:“气韵生动:气即是用笔,韵就是用墨。”他根据书法的运笔提出“五笔七墨”,他的墨法,浑厚华滋、千变万化。在用水上,利用清水、浑水发挥效用。其笔墨“润含春雨、干裂秋风”,为世人目睹。王广然先生多年研究山水画大师黄宾虹等人的名作,从中提升思想维度和技法功夫。他作画不光在题材、内容、型体、构图等方面追求卓越,在用笔讲究点,勾、皴、擦之法和下笔的轻重、疾徐、偏正、曲直,侧笔、圆笔、中锋、偏锋、逆锋等方面也颇具考究。用墨讲究淡墨,浓墨、泼墨、积墨、焦墨以及破墨、飞墨诸法,心手合一,笔随心运,水墨淋漓,进而通过墨与色彩的巧妙结合营造透视的空间,自然天成。创意山水画的笔墨特点之一就是把传统山水画中难于表现的光和影凸现出来,并巧妙地应用到画作之中,因此,它的作品体量感十足,空间感磅礴宏大,色泽感自然天成,诗意浓浓,观者自身在融入画作的同时思绪更是浮想联翩。正如诗云:大墨泼泼秀河山,画中行人问当年。青山苍翠松涛老,滏阳河水逾万年。

在他的山水画中往往把墨用到极致,浓墨重块挥写山川丛树,不多的空白留给民居、流泉、树冠与山脊,小桥与树冠在画中是中等明度,这往往成为画面的基本结构脉络。他笔下逆光山体阴影衬托出树冠、山脉、石桥,略施淡彩,不同层次的墨与色交相辉映,表现出了晨曦或者夕照的大自然景观,这往往成为刻画的重心,奏出了大自然光与影的强烈交响。

王广然创意山水画中因为以墨色为底,流泉飞瀑在画中就极其亮白,再用淡墨淡彩染出光影的变幻,云水的独特形质就被刻画出来了:山间流泉随物赋形,触石飞溅,仿佛能够听到潺潺流水的声响;云烟强烈反射出大气的光辉,山间民舍、慢悠悠滑动的渔船,透出勃勃生机,这些成为画中最强烈的鸣响。他的山水画树木郁郁葱葱,活力逼真;山石稳重,金气顿生;流水清澈,浪花洁白;水中倒影与山色伴舞;祥云缭绕,若隐若现。画中造物,交相呼应,处处凸现光影,立体感强烈,无处不在散发着浓浓的诗意,这些更加深化了作品的审美内涵。点画艺术手法大大强化了山水画的写实意味,使山水形象更加接近了真实的自然景观,细腻刻画出了山光水色与山容水态,也提升了山水画的抒情品质,创造出了有别于传统山水画的另外一种美,不同视觉的大好河山。

这种写形手段强调把形象的轮廓、体感与质感一笔挥写出来,把明暗与皴擦合在一处,并通过点画法的深度刻画,形象更加接近视觉真实和厚重,这就比传统的双勾更具概括力和写意精神,这也是经由写生实践对传统笔墨的创新。粗重古拙的墨线勾写小至游人、石桥、屋宇,大到树干以及远山的外轮廓,甚至直接写出山川,这使他笔下的山水形象更加整体而且富于磅礴气势。他的这种用粗墨线勾写的线条行笔缓慢涩重,宁拙毋巧,富于金石意味,篆意十足,使古松更加苍劲,云烟更加沉着;也使微观层面的景物与宏大的山水形象相契合,重线与淡块墨形成反差,水墨淋漓、气势酣畅,如山间梯田的层层叠叠,松树枝干的交错穿插,又如水田土埂的来龙去脉,这些都是全新的艺术形象,这奠定了新时期创意山水画时代风格的基本格局。

王广然先生作为我国山水画的代表人物,在笔墨运用方面,打破了过去山水画创作的传统,在前人经验的基础上进行了有效的大胆创新。他在笔墨运用过程中,注重心和手的协调配合,墨与色的空间定位,将情感和精神都注入到自己的画作中,提升了笔墨运用的综合水平。

他直接用墨色来造型,淡化景物的色彩变化,纯化和明暗关系,在水墨的基础上开拓摸索,这使他的山水画不走出传统范畴又有自主创新,即保留了传统中国画的基本面貌,也保证了与传统艺术文脉之间的联系。

王广然先生非常重视骨法用笔的训练,早年学习过沈周用笔的深稳、黄宾虹用笔的风神,李可染用笔的坚挺凝练,追求用笔乱而不乱,方圆灵透,浑厚华兹。他用墨吸收了刘海粟的泼、李可染的积,黄宾虹的空蒙和陆俨少的净。他学古而不泥古,传统的笔墨应用中,加入了独创的树木、山石、人物、房屋等用笔、用墨、章法上的创新。使画面有现代感,有清新的自己面目。壮观景色,气势恢宏,笔力凌厉,墨色淹润,浑厚华兹。主峰扑面而来有石破天惊之势,以此歌颂祖国大好河山,情深意浓。门墙描绘得细致古朴,水气充盈着面画,构图虚实相间,空灵透气。将黄宾虹乱而不乱的用笔,李可染坚挺凝练的线条,稍事整理,用笔带一点直挺,夹一些柔乱。使画面古朴中有现代感。勾皴用笔,凝练深稳又灵变爽快,有爽然而秀,淹然而润之感。他将李可染和黄宾虹两位大师的笔法巧妙结合。树的独到书写的方法,点染浓淡,处处都有自己的理解和变化。

深入探究王广然先生的山水画,可以将笔墨中的点用到极致,——可辨物和不可辨别物因点而生、点变成形,这些点的灵活运用加之色彩的融合,凸显出其作品独有的个性,是对诸多具体形象的经典提炼和总结,同时通过抽象化的表现,丰富了绘画表现体系,呈现出不同的艺术创作景象。

纵观王广然先生整个作品,都呈现出挥洒自如、生趣盎然的意境。在他的山水画作品中,不可辨别的物体更是生机勃发,作品中画中有画,空间逻辑思维的有效植入,给欣赏者以无尽的联想,整个绘画体系都呈现出丰富、多元的特点。在欣赏过程中,欣赏者只要充分发动自己的想象力,这些由点点组成的抽象物体,都会给欣赏者极大的想象空间,并通过激发自身的想象能力,能让画作表现出更灵活、更旺盛的艺术生命力,实现了山水画创作的有效创新,融观者于画之中,流连忘返。

王广然先生笔下的线条灵动,更不失风骨,具有一种柔中带刚的特点,展现出力透纸背的艺术特点,让整幅作品都充满了艺术生命力。他很注重在运笔形成的笔迹中,在提按顿挫虚实疾徐中呈现出的修养、气质、个性与心境。他的作品在立意、布局、运笔、色彩、线条等方面都达到了意境极致的地步,在中国画海中是一朵瑰丽的奇葩,永不凋谢。   

王广然先生画的坡石取法黄公望,点苔学吴镇,用墨学倪瓒。尤其是他的青绿设色山水画,缜密秀润,妩媚明朗,综合了沈周、文徵明清润明洁的画风,清雅的书卷气跃然纸上,历来为后人所称道。运笔出锋,用墨浓润,树木丛郁,后壑深邃,皴法爽朗空灵,匠心渲染,有沉雄古逸之长。间作青绿重色,亦能妍丽融洽。

王广然先生作画喜由淡向浓反复点染,由疏向密,反复皴擦,干湿并用,画面显得浑然一体。承董其昌及王时敏之学,肆力山水,领袖群伦,影响后世,形成新派,成为齐派中坚人物。其山水画虽以临古入手,但并非专摹一家,王维的雪景、李成的寒林、董源的平峦远渚、巨然的秋山萧寺、王诜的渔村小雪、米氏父子的云山烟雨以及元代黄公望、吴镇、王蒙、倪瓒的作品,在王广然作品中都可以找到痕迹。他不但于传统技法有很深的功底,而且他能融会贯通,合众长于一手。但又不完全为成法所束缚,比较注重写生。他贯通诸家,以南宋笔墨,运北宋丘壑,创造出秀润多姿的风格和面貌。

王广然作为一个艺术家,深知诗文学养是一个画家创作出好作品的前提。所以,他经常对弟子们强调,练好笔墨功夫,是画好山水画的基础,如果对传统哲学理论、学说知之不多,相关研究就会更加匮乏。纵观中华文明史,儒、释、道三教是中国画审美的哲学基础。中国山水画是在“老庄哲学”和佛教思想的影响下产生的,一开始就打上了深深的哲学烙印。儒家主张“文以载道”,倡导事物之间相互协调的“中和之美”,使中国画家在整体布局上得到了有益的启示。道家主张“天人合一”“重心略物”,提倡“物我两忘”“顺其自然”,为中国画审美奠定了重要的思想基础。而佛家则主张“本真”“禅意”,提倡“自性”“顿悟”,提升了中国画的审美境界。嵇康所说“俯仰自得,游心太玄”是对山水画创作心态的绝佳描绘。历代山水画家无不对儒家、道教和佛家思想的深度研究。

观王广然先生作画,采用泼墨法、破墨法、积墨法、聚点发。墨色的浓、淡、干、湿、焦、润,层层分明,复又互相掩映,使墨彩丰富、灵活、生动。画面上山川的浑厚、雄奇 ,云雾的飘渺、虚幻,草木的葱茏以及光感与纵深空间的变化,都得益于层层叠叠的墨韵渲染,达到了“运墨而五色具”的效果。由于对山体、岩石的描绘采用了散锋用笔,使得景物更为自然灵动,富有神韵,加之点画法成就的参差不齐的崖柏,层层叠加,葱郁苍苍,婉若天成。在水墨山水画中,笔与墨是表达艺术语言的重要手段和方式,有笔则显得画面气宇轩昂、沉雄顿挫,有墨则可使作品华滋丰润、雄浑圆润。王广然先生在山水画中亦成功地运用了光感的效果。那些参差大小,长扁阔狭,聚散隐显的光点、光面使画面中的墨色灵动起来。黑与白、黑与色的恰当处理使山体的立体感得以再现并强化,并给人以清新、明快、豁朗之感。他很讲究意境,每作一幅画,必先“意匠惨淡经营中”(杜甫《丹青引》)。山水画的尚意、创意,需以生活实践为基础,以文化修养为辅助,以笔墨技法为手段,以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为创意的条件,才能达到“以形写神”和“形神兼备”的目的。王广然先生在研究书画理论与技法的基础上,又广泛地从生活实践中汲取养分,并多次到黄山、三峡、太行、桂林等名山大川写生,“搜尽奇峰打草稿”,为作品的构图、创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在作品中追求清、淡、和、空的境界,经常用唐代王维“审象于静心 ”的话自省做人和艺术创作,以高洁的审美心境与观察自然,使作品向着高层次净化与升华。

“墨法之妙,全从笔出”。王广然先生写创意山水画讲究用笔轻重、疾徐、偏正、曲直,要出于自然而无浮滑,钝滞等病,极尽变化。要中、侧锋并用,顺、逆笔兼施,或者施横扫,或点垛皴擦,尖锋与秃锋混用,渴笔与湿笔互见,离披点画,迹断气连,指腕虚活,收放自如,要有节奏性。

王广然先生的作品以水墨山水见长,凝重古朴、浑厚自然、雄大幽邃的风格基础上,大胆使用色与墨的搭配,在博采众长的基础上,将点画法发扬光大,已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他的作品深厚自然、天真幽淡、秀润滋湿,可谓情景入妙,笔境兼夺,其独特的散锋用笔,使其作品雄强豪放而又含蓄秀逸,刚健笃实而又绰约婉媚,在艺术界被称为“齐派传人”。

王广然先生作画很讲究意境,每作一幅画,以生活实践为基础,以文化修养为辅助,以笔墨技法为手段,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为创意的条件,至此达到“以形写神”和“形神兼备”的目的。在他的心中始终有一种“放怀于天地外,得气于山水间”的洒脱,他的创意山水画艺术功力深厚,善于运用变化莫测的笔法来表现大自然的灵秀神韵,画面云气横生、烟环雾绕,水奔浪涌、极富动感,其介于具象与抽象之间的独特意境尤其耐人寻味。画作中,山形纵横奇兀、欹侧欲坠,山势雄拔峥嵘。云烟舒卷,雾气升腾,深壑幽谷、飞瀑喧哗,绝壁插江、波涛汹涌。云、水、山相摩相荡,真所谓“山欲静而云烟飘动,谷思寂而水流有声”。他的画面飞扬跃动的态势,也就是蕴含于笔墨起、承、转、合中的动态变化,其目的在于造成一种形象的运动感,表现在构图上就是有意识的制造险峻奇崛之境,越险就越有动势。

王广然先生非常善于借助山、云、水之间的曲线穿插来突出动势。他将笔下的山脉以斜势置于画面中,一座座高山有如在水面上扬帆而行,云水连接成带状曲绕山峦间,形成云随水动,水随云流的效果,整个画面如旋如舞,是表现动势的最佳写照。对于山、云、水的造型处理,王广然偏向于通过笔迹的虚实变化来作近于抽象性的表现,而这种对于笔迹的掌控更利于突出画面的起伏节奏。他说:“重实处一般用焦墨浓墨,用笔必须坚实沉着,繁重密致,使得有厚的感觉。”在他的许多作品中,都是有意将山形和水波层层积叠以蓄势,山峰扶摇而上,水流奔涌而下,从而形成排山倒海的气势。因此他的画可以说是通过笔与笔之间产生的合力,共同构筑画面的动感。同时,他的画面中墨色多变,其浓淡枯湿的对比既增加了画面的韵味,又丰富了画面的层次。

王广然先生的画面通过笔墨的虚实对比,我们可以看到他的丘壑布置与构图经营,完全超越“三远”成法,其技法上突出的标志特征是抽象的“墨块”“留白”结合连绵舒展的“勾云”和细密流畅的水纹,线面结合、章法俨然。

王广然先生画水,也很有超凡脱俗。指实掌虚,集全身之力于笔尖,中锋运笔为主,充分利用笔锋的柔韧和水墨互渗的肌理效果,以线条勾勒造型。一泻千里的江流,用劲挺的中锋笔线勾出,或连绵不绝,或似断若续,或起伏跳荡,或回旋曲折,和逆向飞动的流云交融在一起,穿插在似铁如钢的峻岭崇山之中,气势征服了无数同行和收藏界人士。

画云常用勾云、染云、留白三种手法,对照自然云的形态,参酌古法,加以成之。他擅于染云法,不勾出云体,而以色墨积染。这也是传统技法,把水墨留出白痕,绮绕萦曲,盘旋山际,或是云雾,或是水光。

王广然先生是在借鉴西画光影表现的基础上,以水墨开掘为重心,重新寻找中国画的传统精神,他带着拯救民族传统文化的强烈责任心,带着明确的中国画变革问题,把时代的要求与中国画面临的问题结合起来,把传统文化的转型与现实政治要求结合起来,积极主动到大自然之中,以写生为转换契机,把写实与写意重新结合,以全新的时代眼光捕捉新社会、新事物的美,以超人的艺术天赋开拓创新,表现时代风貌,从而创造出了一种富于壮丽格调的山水意境。

王广然先生就是这样,以传统来整合西画元素,致力于从整体面貌上重建新的时代风格,努力使山水画重新回归到个人化的感受视角,把宏大叙事和红色寓意与山水景观相结合,通过抒写艺术家的生活感受、情感志趣来彰显时代精神,实现新时期山水画的突破性创造,使传统笔墨与时代精神进一步结合,把山水画的变革推向了更高的一个层次。
 
创意山水画的风水作用
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传统山水画论、诗论、文论和风水理论互相影响、互相借鉴、互相融汇、使山水画的美学思想更加丰富,对山水画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山水画景物构成的观念和形式与风水理论,无论在哲学思想的渊源上,还是在选择和构建理想环境景观的价值标准和景物构成模式上,都有很多惊人的一致性,是值得认真发掘和深入研究的。

众所周知,从古至今,山水是自然天地的缩影和代表,它几乎具有“道”的所有功能和特征,所以在山水中可以发现蕴藏其中的“道”。南朝宗炳《画山水序》中言:“圣人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像。至于山水,质有而趣灵。是以轩辕、尧、孔、广成、大隗、许由、孤竹之流,必有崆峒、具茨、藐姑、箕首、大蒙之游焉,又称仁智之乐焉。夫圣人以神法道而贤者通,山水以形媚道而仁者乐,不亦几乎?”这是山水画理论中最早提出山水可以体现“道”的思想的一篇重要文献。从宗炳开始把山水画与天地自然之“道”相联系的观点,在古代山水画发展史上影响深远。

王广然花甲之年,数十载从教从文的经历,极其注重知识修养的整体性,对经、史、文、哲、宗教、风土、民情等类杂学无不投缘。一直长期探索易学、金石学、宗教、民俗等传统文化。他创立的创意山水画中气势的源头,有斜、正、浑、碎、断、续、隐、现的特征,开合是从高处下,分出宾主、聚散、浓淡、峰回路转云合水分。他多次讲学时强调指出,要从风水论山水画章法,源头有斜有正,有浑有碎,有断有续,有隐有现,谓之体也,并提出“提气”、“得气”、“迎机”、“得势”等诸论。他强调创意山水画中的气势比笔墨更为重要。气势之外,“山”管人丁,“水”管财禄,是背后有靠山,前面有水源,左右逢源,一团和气之寓意,象征着家庭与事业在稳定中发展。其中山为艮,是制止的意思,帮主人制止“凶灾”等危急。水为坎,遇水则发,以水为财。王广然的创意山水极善阴阳,四象,八卦之布局安排,合理运用风水学说与中国山水画理法相结合,在家居风水中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王广然创作创意山水画是对“道”的体现,是我国历代山水画一以贯之的核心观念和艺术表现的内在目标。他认为既然山水画能够体现自然的“道”,那么,通过对山水画的中间联结,就能把人之“道”和天之“道”融为一体,即实现“天人合一”。通过画面可以看出人在山水中心神通畅,与自然从精神上达到和谐。

王广然的创意山水画同时也是上佳的风水格调图,重峦叠嶂的风景层次,富有共同深度感。这种风水格局的追求,在景观上区符合中国传统绘画理论在山水画构图技法上所述上所提倡的“平远、深远、高远”符风景意境和鸟瞰透视的画面效果,为很多家庭的和睦居住、身心健康、事业启运等等带去了直观的良好效果,受到不计可数的感恩和名至所归的荣誉。

作品展示

 























词条标签:
王广,然,艺术,简介,王广,然,字,九省,号,水墨,